罗生门

前天夜里夫人接到电话,是社区打过来的,里面一个中年女性气势汹汹地和她说,因为她和阳性病例时空伴随,需要隔离。我当时睡得昏天黑地,也就没当回事,只是奇怪为什么没有收到风险点位短信,健康宝也没有任何异常。

结果昨天早上那个中年老女人又打电话来,气势汹汹地,让准备东西,一会儿集中隔离。夫人顿感震惊,一时语塞,于是我接过电话拉开功放,打开我手机上的录音功能和对方说。

我是同住人,现在录音和您交流。我根据新冠肺炎诊疗指南第九版和国务院新二十条的规定,认为您判定集中隔离的要求不符,我现在要求您提供:和阳性患者密切接触的直接证据,或者是所到之处环境采样的阳性结果,并且将集中隔离的理由列明,一并书面回复。在此之前我可以居家不外出。

我还以为对方会拿出点真刀真枪的证据来反驳我一下,没想到直接就萎了,语气突然客气了起来,和我说哎呀这个我们也不懂啊,这都是疾控的要求,我们会向上面反映云云。

我说:可以,不懂没关系,您向上反映。我们尊重防疫的意见,遵守规定,但是我们认为有问题的地方,请您回复。

然后这事儿就没影了,过了大约2个小时,突然打电话,非常客气地说,那给您改成居家隔离了啊。

到这里我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有点疑惑为什么这个风险点位我既没有接到短信通知也没有收到任何流调信息。结果,到了晚上,短信来了,另外一个社区突然打电话过来合适我们的信息,说是因为到访过风险点位,要居家隔离。我们核对了信息之后,他把我们的信息转给我所在的社区。这时候我才理明白整件事的不对劲之处。

按照流程来说,收到短信、收到流调电话、安排居家隔离才是正常的程序。那么我所在的社区为什么提前了接近24小时给我夫人打电话并且直接要求集中隔离?而我提出质疑之后又儿戏一般地改为居家隔离?我不由得产生了非常黑暗的想法:无论是为了完成集中隔离KPI还是担心居家隔离出现感染担责任(集中隔离中感染了不是社区的责任),我所在社区本着“能骗一个是一个”的原则先把有时空伴随的人劝说去集中隔离。但是为了防止在社交媒体上暴雷,碰到我这样不容易骗的,又改口按照本来应该的程序办。

这不是蠢或者笨,这就是坏。上纲上线一点,这就是层层加码、过度执行。

而且实际上隔离是今天才贴上了封条,生活保障等等一切都不存在。还好两只胖仓鼠是不会饿死的。等隔离期过了,我再慢慢掰扯这事儿。

2 commen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