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复读机

“长征是宣言书、是播种机、是宣传队”,

而人类是复读机。

今天,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昨天,国务院发布了个防疫二十条。如果能有效执行的话,目前的防疫力度应该能大幅度放松,甚至离很多人期盼的彻底放开也不远了。然而如同巧合一般,网络上开始出现“医疗挤兑”、“囤积氧气瓶”、“买呼吸机”之类的呼声,大概意思就是一旦放开,大家都得了新冠,满大街都是要死的人,到时候医院人满为患进不去,不自救就完蛋了云云。

要我说,宣传这些的人非蠢既坏。蠢容易理解,缺乏独立思考能力,人云亦云,以为自己很聪明,实际上脑仁儿可能还没有文玩核桃的仁儿大。当然也有一部分蠢是因为缺乏必要的信息,还被一些同样蠢(或者坏)的人给编织到信息茧房里面去了,这种属于被蒙骗了,但也问题不大、只要适度修正即可。

但是坏的那部分就没那么简单了。

第一种坏,是趁火打劫,搞一波恐慌,把2020年融资创业后来砸手里的呼吸机、血氧夹子什么的卖出去以便回本给自己赎身,当然如果能趁机再挣一笔就更好了。这是单纯的坏,当然趋利避祸是动物的天性,除了有点损德,倒也没有什么可指摘的地方。

这第二种坏可是值得说道说道了。简单来讲,其实制造恐慌反对放开的,不是天天在网上喊打喊杀的键盘抗议爱好者(这种人应该归类到“蠢”里面),而是真的在从事抗疫工作,却拿着鸡毛当令箭,鱼肉百姓作威作福从中牟利的那帮人。

(真正不得不从事这一工作以解决温饱但内心极其痛苦的人不在此列,这种人多数都是善良的,并可能会使用枪口抬高一寸之类的技能慰藉自己的良心)

这帮人或者真的相信,或者每天说服自己,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正义的、正当的。无论是非法入户消杀毁坏私人财物,还是扑灭小猫小狗,或者是焊死单元门,钉死防盗门的人,他们都非常乐于长期从事这样的工作。从心理上来讲,这帮人无非是日常loser崇尚那高人一等的可怜巴巴的一点点“权力”,或者是希望通过努力迎合甚至过度执行防疫政策创造出一些所谓的“政绩”给自己当向上飞升的垫脚石。当抗疫工作即将结束的时候,这帮人势必要阻止这个过程——浅层的理解是因为一旦抗疫结束,“权力”就没有了,“政绩”也就没法拿出来说了。深层的理解就未免有些黑暗——一旦抗疫结束,这些人会被献祭。

抗疫本身从一个科学问题变成了一场闹剧,就注定无法正常收场。对于最高意志而言,“错误”二字并不存在于字典中,那么沸沸扬扬的这场运动,必须要找一个背锅的。下层绑架上层、层层加码的罪过,简直再好用不过了。“诸臣误我、非孤本意”,一句话就把这帮人推出去背了锅。对于这些人当中相对有点分量的人物来说,由于投名状的存在,根本不用罗织罪名,一抓一个准。这样既甩了锅,也有了交代,何乐而不为?

对于民众而言,要求大白实名的呼声已经非常高涨,那些不干人事儿的大白失去了抗疫的保护,势必被扒了皮遭到报复。这帮人就像在二战中的法国“德奸”一样,好处基本没捞着,就精神胜利了一把,结局是当街剃阴阳头或者枪毙。上面自然也不会太认真地维护他们,毕竟惹火烧身的事儿谁会干呢?

所谓没有绝对的朋友,只有绝对的利益,这句话是不对的。真相是:没有绝对的朋友,只有相对的利益。

100年甚至更久之后,历史书上会记录,三年抗疫、伟光正胜,全国上下皆大欢喜、应麻尽麻,但因为一些语焉不详的原因,处理了一批基层防疫工作者。把这本书往前翻个几百年,你会发现:

崇祯上吊之前吐槽诸臣,顺治在崇祯灵前痛哭……

一切的一切皆总结成一段话: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惟一一件事,就是人类从未从历史中学到任何事情。

这是由人类刻在DNA里的一件事物决定的,这件东西的名字叫做:

人性


One comment:

  1. 无监管的权力果然迷人,哪怕是那么一丁丁点大的权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