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桃!

平谷区也沦陷了。

靠着华佗的桃子强行续了两年多的命,终于被新冠给“杀”死了,估计新冠是装备了诸葛连弩,把把克己攒了一把杀就为了这一天。不过想想也正常,哪个桃子能坚持两年?做成罐头放两年您也不太敢吃对不对?更何况罐头桃子听着感觉也不灵的样子。

其实一点都不意外,平谷区一直不出阳才奇怪了。人口总要流动、生意总要进行,生活总要继续。病毒的传播是有规律和概率的,逆天改命也不过就是把概率的直方图给挪一挪,该来的还是要来。无论是靠桃子还是靠什么强制手段,病毒都不可能真的听话——病毒是遵循科学规律的,而科学通常都不怎么听话。

今天接到消息,一个支援小队正在集结、做物资准备。苍天有眼,这次没有再派我去了,于是我赶紧变身老兵传授了一波经验。根据年龄排序的原则,这次去的人明显年龄大了一截儿。不知道再过十几年抗议一线会不会都是年逾古稀的老头老太太。嗯,十几年之后疫情还没有结束也是有可能的。

这个点儿还在写blog,没错,我又在值班。看着窗外招商局的红色大招牌,看着屋里嗡嗡乱飞的抗寒蚊子,看着护士站满屏的监护报警……

不眠之夜啊~谁来给我续个桃?

4 commen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